<strike id="hzbr1"></strike>

<address id="hzbr1"><listing id="hzbr1"><nobr id="hzbr1"></nobr></listing></address>

<strike id="hzbr1"><form id="hzbr1"></form></strike><form id="hzbr1"><form id="hzbr1"></form></form>
<address id="hzbr1"></address>

    <form id="hzbr1"></form>

        手機版 | 網站導航
        觀察家網 熱點 >

        寺庫股權凍結 “中國奢侈品電商第一股”寺庫何以至此?

        北京商報 | 2021-11-24 14:23:45

        11月23日,北京商報記者從天眼查App發現,北京寺庫商貿有限公司新增1.2億元股權被凍結信息。此外,數月來寺庫還多次被曝出現不發貨不退款、欠薪等問題。“中國奢侈品電商第一股”寺庫何以至此?業內人士分析,造成現在的局面,與寺庫業務板塊不清晰有一定關系,將本身就有矛盾的二手奢侈品與新品的交易合并在一個平臺,對其運營能力提出很高的要求,且寺庫難以舍棄的重要板塊——二手奢侈品卻因真假難辨頻頻遭受消費者質疑。寺庫的困局,折射出整個二手奢侈品行業供應鏈分散、鑒定標準不統一等痛點。

        1.2億元股權又被凍結

        近日,據天眼查信息顯示,北京寺庫商貿有限公司于11月16日新增股權凍結信息,股權被執行的企業為上海寺庫電子商務有限公司,被凍結股權數額1.2億元,執行法院為寧波市北侖區人民法院。11月以來,北京寺庫商貿有限公司已有三條股權凍結信息,被累計凍結1.6億元的股權數額。

        不僅股權被凍結,寺庫還多次被曝不發貨不退款。據消費者小木稱,今年9月在寺庫買了三件T恤,有兩件半個月都沒發貨,申請退款后一個半月也不通過。“客服人員說是因為系統升級,全是人工退款所以慢。”目前,小木的退款顯示已在操作中,但仍舊未收到退款。甚至有消費者表示,寺庫拖欠其貨款已累計高達17萬元,寄賣的商品都已經售出了,但自己始終沒收到錢。

        在黑貓投訴平臺,北京商報記者看到,截至11月23日,與寺庫相關的投訴多達5997條,相比于11月21日的5896條,短短兩天內就新增了100余條投訴。

        投訴者不只是消費者,還有寺庫員工表示被公司拖欠工資。北京商報記者在脈脈App中看到,有多個認證為寺庫員工的用戶投訴工資被拖欠。其中,認證為“寺庫集團JAVA開發工程師”的員工表示:“8月的工資到目前為止仍然沒發,也沒有任何公告或者說法。這已經是寺庫今年第四次拖延發工資了。”

        對于欠薪問題,寺庫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目前已經全部發放完拖欠的工資。但對于股權被凍結等問題暫未回復。

        香頌資本董事沈萌分析稱,“股權被凍結,結合其他近期曝出的問題,不排除是寺庫的資金鏈出現了風險,導致整個業務遭遇無法正常運行的周轉障礙,被相關方提請法院凍結相關股權、進行資產保全”。

        業務板塊不清晰

        與寺庫同時期出圈的奢侈品交易平臺尚品網,也曾在2019年被曝出拖欠工資、不發貨、退款難等問題,隨后尚品網發布公告稱,在經營了九年之后因融資重組不順,已進入破產清算程序。

        兩年后的今天,歷史是否會重演還不可知,但成立于2008年的寺庫的確面臨著難以忽視的挑戰。“2008年成立的寺庫經歷了中國電商發展的黃金十年,能夠脫穎而出并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中國奢侈品電商第一股’寺庫還是具備一定能力的,但僅僅是曇花一現。”奢侈品品牌專家梅宇華認為,造成現在的局面,與寺庫業務板塊不清晰有一定關系。

        據公開資料顯示,寺庫不僅與菲拉格慕、Prada、Tod’s等1000多個高端品牌達成授權官方合作,進行奢侈品交易業務,還有回收和寄賣二手奢侈品的業務。“但二奢與新品本身就是一個對立面,將兩個對立面的產品放置在同一個平臺銷售,對運營能力的要求很高。無論對于寺庫的二奢還是新品都是巨大的挑戰。”梅宇華表示。

        此外,與寺庫合作的各品牌商也同時有各自的品牌官網、微信小程序及實體店面,同時國內電商巨頭天貓、京東等近年來也紛紛入局,搶食蛋糕,寺庫面臨的競爭壓力可想而知。“作為最早起步奢侈品電商平臺的寺庫,反而逐步敗下陣來。加之業務板塊不清晰,實際運營過程操作不規范,導致了寺庫逐步陷入‘公域流量’獲客難、‘私域流量’變現難的瓶頸,而之后進軍社交電商領域,也讓外界對寺庫這個品牌定位的認知變得更加不清晰。”梅宇華表示。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2018年寺庫上線了新業務庫店,成為又一家進入社交電商領域的電商平臺,與主打奢侈品交易的寺庫商城不同,庫店的品類以食品生鮮、百貨家居、美妝護膚為主。在上海寺庫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的經營范圍內,也涉及食品流通、日用百貨以及衛生潔具等內容。

        二奢行業痛點難破

        疫情下,奢侈品目標群體的需求出現收縮,但二手奢侈品行業卻呈高速發展之態。艾瑞咨詢發布的《2021中國閑置高端消費品零售行業研究報告》指出,未來閑置高端消費品存量規模還有一定的增長空間,預估2025年會達到接近4萬億元。2020年的閑置高端消費品零售市場在500億元左右,而到2025年這個市場會超過2000億元。

        但二手奢侈品行業在高速發展的過程中,也呈現出“供應鏈分散、正品鑒定標準執行不統一、市場監管待完善、高端人才不足”等痛點,妃魚創始人兼CEO黃世昌介紹稱。

        行業之痛,亦是寺庫之難,寺庫難以舍棄的重要板塊——二手奢侈品,因真假難辨頻頻遭受消費者質疑。北京商報記者在小紅書中看到,懷疑在寺庫買到假貨的消費者不在少數。

        消費者小王表示,在寺庫購買了一款Dior眼鏡,但在另一平臺鑒定為假貨,并提供了鑒定結果截圖。然而在小王投訴維權時,卻發現需要有國家認可的產品質量報告和鑒定書才能真正證實所購產品為假貨。然而現實是,個人消費者往往無法提供具有法律效力的鑒定報告,因為奢侈品品牌方基本不提供鑒定服務,而市面上廣為人知的鑒定平臺給出的結論實際并不具備法律效力,也不是國家認可的鑒定機構。

        經濟學家宋清輝也表示,二奢市場仍處于一個極其不穩定的狀態,一是市場流通較為緩慢,二是在評估、鑒定等方面存在諸多難題,從業者或者電商要想在競爭中搶奪先機,短期內并非易事。

        國內閑置奢侈品行業面臨著假貨橫行、從業者魚龍混雜的窘境,也讓消費者購買信心不足,成為限制其發展的最大瓶頸。對此,中檢集團奢侈品鑒定中心主任曹銳指出,中檢中奢中心已推出了奢侈品鑒定溯源防偽系統。同時,中檢中奢中心與行業頭部商家合作,打造中檢中奢中心鑒定溯源示范基地。針對二手奢侈品行業人才,尤其是高水平鑒定人才的匱乏,中檢中奢中心向社會推出專業奢侈品鑒定培訓課程,為奢侈品鑒定行業選拔優秀的鑒定師人才。

        • 標簽:寺庫商貿,業務板塊,鑒定標準,真假難辨

        媒體焦點

        凯时娱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