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hzbr1"></strike>

<address id="hzbr1"><listing id="hzbr1"><nobr id="hzbr1"></nobr></listing></address>

<strike id="hzbr1"><form id="hzbr1"></form></strike><form id="hzbr1"><form id="hzbr1"></form></form>
<address id="hzbr1"></address>

    <form id="hzbr1"></form>

        首頁 > 要聞 > 正文

        新希望現首虧債務激增237億 從反感到“我是養豬的”

        2021-11-22 09:23:43來源:長江商報   

        接班8年,中國“飼料大王”劉永好之女劉暢面臨史上最嚴峻考驗。

        盡管是富二代,但劉暢并不喜歡富二代之稱,更是以創二代自居。

        劉暢有著富二代典型特征,海外留學,歸國后進入父輩公司歷練,時機成熟時接班。

        時尚的劉暢原本不喜歡養豬,她有著自己的喜好。曾經,叛逆的她向父親借款百萬創業,但最后,她還是回歸新希望。她說,興趣愛好與事業不能劃等號。

        2013年,接班于危難之際,劉暢扛起了新希望的大旗,一步步走出“劉永好之女”的富二代光環,逐步建立“創二代劉暢”的社會印象。事實上,劉暢接班8年,新希望集團這艘千億巨輪平穩前行。

        新乳業登陸深交所,新希望服務登陸港交所,千億新希望資本版圖也在不斷擴大。

        然而,非洲豬瘟、新冠肺炎疫情、豬周期,這些讓新希望面臨巨大挑戰。今年前三季度,上市公司新希望(000876.SZ)虧損64.01億元,這是其上市以來首次虧損。不僅如此,新希望債務年內增加237億元,新乳業的資產負債率也在明顯上升。

        劉暢說,農牧產業要堅持長期主義。或許,短期挑戰不改劉暢的長期“新希望”。

        從反感到“我是養豬的”

        澳門賭王何鴻燊之女何超瓊接班之前,曾自主創業,最后回歸,還是順遂父輩旨意。劉暢接班幾乎有著同樣的路線。

        在中國,大凡富二代之女,幾乎有著固定的經歷,那就是海外念書,接受西式教育,擁有MBA學歷,回國后,按照父輩安排歷練,擇時接班。

        劉暢的接班路線稍微有所偏差。14歲時,劉暢曾立志做社交名媛,自制過名片。16歲時,她看準了(成都)春熙路上賣時尚首飾的生意。

        1996年,年僅16歲的劉暢被送出國求學。回國之后,劉暢對接班養豬有抵觸情緒,她想做自己感興趣的事。

        劉永好曾在回憶女兒獨自創業經歷時透露,她經營過時尚店、開過餐廳、投資過咖啡館、創辦過廣告公司,還想出唱片。一段時間,她還想參加《超級女聲》比賽。

        對于劉暢的叛逆,劉永好看得很開,不僅不阻止,反而提供百萬借款。劉永好說,自行創業與在新希望集團工作,都是歷練。

        其實,劉暢不想進入新希望,一方面,是因為追求時尚的她不想整天“與豬雞為伍”,另一方面,可能也是最主要的,她不想生活在“劉永好之女”的光環之下。

        不過,闖蕩一番后,2002年,劉暢還是回歸了,以“李天媚”的名字低調地進入了新希望,從新希望農業辦公室普通員工到辦公室主任,一步步成長、歷練。在當時,“李天媚”工作勤懇扎實,為人機敏低調,誰也沒想到與劉永好之女有聯系。后來,她在南方希望董事、副總經理等崗位上鍛煉過。

        2011年,在“李天媚”的名字下歷練了10年的劉暢嶄露頭角,擔任新希望董事。

        兩年后,也就是2013年5月22日,新希望迎來重大轉折的歷史性時刻。這也是劉永好、劉暢父女事業上的重要時刻。這一天,62歲的劉永好將新希望的權杖交給了劉暢,劉暢接棒新希望董事長職位。

        如今,在董事長崗位上,劉暢已經干了8年。

        8年時光,劉暢完成了蛻變。從當初追求時尚的時髦女孩,到如今的中國第二代企業家,劉暢不再反感進豬場、不再怕進屠宰廠,面對采訪,她自信回復,“我是養豬的”。

        對于女兒的質變,劉永好的描述是,劉暢現在很努力、很拼,經常整個晚上都在考慮問題。她是一個愛時尚的人。她能夠放棄對時尚的向往和追求,從事一個最踏實、最基礎、最傳統的產業,這是非常不容易的。

        從守業到創業立“劉暢”標簽

        劉永好交棒時,心里是忐忑的。8年過去了,劉永好倍感欣慰。目前來看,在中國的80后企二代中,劉暢算得上是接班頗為成功的一位。

        劉永好的不放心是有原因的。2013年,是一個較為特殊時期,農牧行業深度變革,飼料行情急轉直下,豬周期進入低谷期,加上“速生雞”輿情及禽流感事件,劉永好曾自嘲將一個“最倒霉的上市公司”交給女兒。

        劉永好還是做了安排,三顧茅廬,請來了北大教授陳春花,擔任新希望聯席董事長、CEO。劉永好說,陳春花既是劉暢的大姐,更是導師。三年后,任期屆滿,陳春花選擇了功成身退。

        臨危接班,劉暢不負眾望,從一個守業者,一步步升級為創業者。

        接掌新希望后,劉暢首先推動的是新希望產業轉型,對營銷及渠道、產品結構、市場拓展等諸多方面進行了變革。

        最為突出的變革表現在三個方面。其一產品拓展,不再局限于飼料、畜禽養殖及屠宰加工,還進軍食品領域等。其二是市場拓展,加速推進國際化布局,進行新零售轉型。近年來,新希望境外銷售收入占比超過10%。

        農牧業利潤率不高,技術和成本是取勝關鍵。推動技術革新,是劉暢推動的第三項變革。

        劉暢說,如今生豬產業朝規模化、現代化、智能化、數據化發展,趨勢不可阻擋,技術最后支撐的是效率。養豬進入了下一個時代,企業從規模化競爭會變成技術和成本之戰。企業未來比拼的是養出100公斤的豬,誰花了更少的錢、時間、資源。

        劉暢所稱的技術,主要包括生物技術、精準飼喂、動物保護、治病疫苗、全球供應鏈技術、環保技術和信息技術。

        劉暢公開表示,對新希望來說,不僅是數字化升級,更多的是整體的產業升級和迭代,數字化轉型是這當中相當重要的一部分。

        劉暢對養豬業的改造,也體現了新希望的業務轉型。如今的豬圈,不再是傳統的豬圈,豬住在樓房里,身上和周圍安裝有傳感器設備,房間的風、溫度、濕度都通過系統進行控制。

        智能化養殖,不僅節約人工成本,還減少了豬與外界接觸,降低感染發病風險。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近年來,新希望的研發投入也在明顯增長。今年前三季度,公司研發支出2.21億元,較去年同期的1.78億元增加0.43億元,增幅約為24.16%。2013年全年,公司研發支出為0.68億元。

        除了新希望的產業轉型,劉暢還推動資本版圖拓展。2019年初,新乳業成功登陸深交所,參與創辦新乳業的劉暢持有其64.57%股權,為實際控制人。今年5月,新希望服務順利在港交所掛牌,成為希望系第六家上市平臺。

        內部產業轉型升級,擁抱新科技,產業數字化、智能化,借助資本市場豐富產業業態,外部市場拓展,全球化布局。在不斷擴大新希望產業及資本版圖的劉暢,不再只是“劉永好之女”,她的標簽是“二代創業家劉暢”。

        “新希望”面臨新挑戰

        8年前,在新希望面臨巨大挑戰之時,劉永好走向幕后,劉暢臨危受命走向臺前。8年后,劉暢面臨著新的巨大挑戰。

        挑戰最為嚴峻的依然是上市公司新希望。2017年以來,新希望的營業收入持續增長,但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在節節下滑。

        具體表現為,2017年至2020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625.67億元、690.63億元、820.51億元、1098.25億元,同比增長2.77%、10.38%、18.80%、33.85%。對應的凈利潤為22.80億元、17.05億元、50.42億元、49.44億元,同比變動-7.66%、-25.23%、195.78%、-1.94%。

        受豬周期等影響,2017年、2018年,凈利潤接連下滑。2019年下半年開始,豬價大幅上漲,凈利潤隨之大幅增長。但是,2020年,行業內,牧原股份、正邦科技、天邦股份等凈利潤仍然大幅增長,而新希望的凈利潤出現較大幅度下滑。

        今年前三季度,新希望實現營業收入944.75億元,同比增長26.32%,凈利潤-64.01億元,同比下降225.89%。行業內公司凈利潤普遍下滑,多數虧損,新希望也未能有效抵御周期性風險。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前三季度虧損,這是新希望1998年上市以來的首次。

        不僅僅是經營巨虧,新希望還面臨著較大的流動性壓力。截至今年9月底,公司貨幣資金127.02億元,短期借款201.52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38.53億元、長期借款341.13億元、應付債券48.36億元,長短期債務合計為629.54億元,其中,短期債務240.05億元。現有貨幣資金較短期債務少約113億元,財務壓力明顯。

        去年底,公司長短期債務392.02億元、短期債務134.91億元,今年前三季度的長短期債務、短期債務分別較年初增加237.52億元、105.14億元。

        大規模擴張的新乳業也面臨較大的財務壓力。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公司貨幣資金5.14億元,長短期債務39.13億元,其中短期債務16.39億元,資金缺口較大。

        截至今年9月底,新希望、新乳業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64.83%、68.14%,分別較年初上升11.77個百分點、1.49個百分點。

        值得一提的是,劉暢接班以來的8年,換了3位總裁,監事韓曉委、劉軍、監事武敏、董事陶煦(先辭任董事,后辭任總裁)等人辭去相關職務。

        劉暢說,農牧業要奉行長期主義,養殖行業基本上四年一個周期。為了平抑周期性波動風險,新希望集團旗下,業態不斷風險,不斷多元化。除了飼料、畜禽養殖、乳業、化工、地產、物業服務、金融投資外,公司積極拓展產業鏈。最為典型的是食品業務,主要包括豬屠宰、肉制品深加工、中央廚房等細分領域,其中就包括預制菜,推出了“千喜鶴”“六和美食”“美好”及“嘉和一品”品牌。今年上半年,食品板塊在火鍋食品賽道發力最為顯著,旗下“網紅大單品”美好農家小酥肉整體收入增長292%。

        不過,目前來看,劉暢尚未能穿越周期,不僅面臨著巨大的經營壓力,還面臨著較大的流動性壓力。

        新希望新的希望在哪兒?劉暢仍在尋找。

        相關閱讀

        精彩推薦

        相關詞

        推薦閱讀

        凯时娱乐下载